关于79元人民币的是不是鸡肋以及它价值何在的问题,我们还有几句话要说。

和这个世界上其它层出不穷的“智能手环”有哪些不一样?我认为是两点:其一,压倒性价格优势;其二,个人ID——这个ID未来能作为你的身份标识,连接由小米的生态系统构建起来的线上线下生活的一切。

小米手环的命门:市场需要它吗?

看看这两点对“智能手环”意味着什么:前者从生产和制造成本上挤压了一切其它的国内和海外“智能手环”厂商,具有全球范围的杀伤力;后者更是“平台级公司”才具备的底气——这个世界上可以把“个人ID”当作撬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一切资产的平台级公司应该不超过Google、亚马逊、苹果、Facebook、腾讯、阿里巴巴、百度这几家,现在又加上了小米——而且从目前来看,它是唯一提出用“智能手环”实现这一切的公司。

这无关“大公司扼杀创业公司的竞争力”,更无关抄袭。在市场竞争面前,创业公司不应该任意享受“被尊重”和“被保护”的道义优越感,因为市场不会因为你的道德优越感而发生变化,消费者也不关心这些。

那么按这么说,“小米手环”应该就是一款无敌的智能手环了吧,就理所应当地获得比还要庞大的订单数量了吧——79元人民币可比1999元人民币便宜多了啊。世界真的是这个样子的吗?

世界不是这样的。因为小米手环的出现也并没能解决一个问题:“智能手环”市场其实是一个并不存在的市场,而小米能否培育人们消费一款智能手环的欲望和习惯,无法被验证。

看看小米是怎么“破坏”智能手机市场的吧,你很快就明白我在说些什么:

小米成为在中国甚至全球范围备受关注且颇具竞争力的智能手机品牌的原因是:它提供了产品设计工艺与价格之间的完美黄金比例,用不到300美元(2000元人民币)的价格买到一款配置属上乘、外观挺漂亮,界面交互还流畅的智能手机是一件超出大部分消费者预期的事。而且,哪怕你觉得拿着米3的感觉可能还比不上iPhone5s,但至少在三星Galaxy S5, HTC One甚至MOTO X用户面前毫无压力,这件事本身已经酷了——谁不想用更便宜的价格买到更好的东西呢,非“不贵不买”你去买Vertu的钻石功能机去啊。作为消费者,购买一部是显然属于健康理性的消费方式。他们不关心小米如何用互联网销售模式压缩了中间的成本,他们就关心消费的结果与感觉。

但小米在智能手机市场的成功和破坏力建立在一个重要的前提下:智能手机已经是一个存在且被验证有持续需求的市场,人们需要不断更新手上的智能手机,而且iPhone奠定了智能手机从软件到硬件到交互方式再到应用分发方式的标杆——Android手机是iPhone的模仿者,而其它不像iPhone的智能手机,无论是Symbian还是Windows Phone还是黑莓,都被淘汰了。

也就是说,苹果iPhone奠定了智能手机的产品形态,创造并持续培育了人们消费一款智能手机的欲望和需求。这是一种从产品本身到消费心理和消费文化的全方位锻造。其它在市场上幸存的智能手机玩家顺应了这样的一种产品规则和消费文化。小米也是其中之一,但它在其中重新创造了产品工艺与价格的平衡点,因此凸显了出来,并成为了难得的创新者。

如果再迁移到平板电脑领域,这一逻辑也几乎成立:苹果创造了人们消费一款平板电脑的欲望和需求,把它变成一种流行和必备的消费文化。其它玩家遵循了这一规则和文化,其中的一部分幸存下来,而小米的平板凭借重新创造价格与产品工艺之间的预期,有望成为一个重要的玩家。

但如果到了智能手环这个门类,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因为智能手环是一个“并不存在”的市场,它的需求也从来未被真正地验证过。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戴智能手环的绝大多数人都同时会写代码、阅读产品和创业风险投资的文章,这显然不是一个正常的市场。换句话说,普通人并不觉得在手腕上戴一款塑料或橡胶制成的据说能记录与你相关的某一部分数据相关的手环是一件正常和必要的事,那就更别提时髦了。

即便是对正在读这篇文章的大多数人,恐怕小米手环也无法解决一个“如何能戴一周之后不摘下来”的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这款塑料手环记录和同步的你的运动、心跳和睡眠的数据能有多精确,以及它有赤橙黄绿蓝锭紫等几种颜色,都没那么重要。79元人民币(13美元)的价格也没那么重要,越是对价格敏感的人越是对一款产品的实用性和必要性计算得越清楚——如果这些市面上的“智能手环”非必需品且非流行消费文化的一部分,大多数消费者都会无动于衷。

在一个事实上并不存在的市场,价格杀手锏无用武之地。而小米在一个并不存在的相当早期市场上创造和培育人们消费欲望和需求,以及形成一种独立的时尚消费文化的能力,并未被证明。而更重要的是,从江诗丹顿到百达翡丽到阿迪达斯到耐克到苹果甚至到星巴克——任何一种消费文化早期的形成和建立,都不是建立在“低价”基础上的。低价无法引爆消费文化和风潮的流行,“低价”是流行的结果而并非引爆流行的起始。

如果智能手环是一个已经被培育得初现规模的市场,小米手环的79元人民币价格可能会让它成为破坏性的玩家。而现在的情况,小米手环低价策略杀死的只是那些甚至体量和估值不及小米千分之一的硬件创业公司——或许这些创业公司中有90%早该死了,但这比起小米在智能手机市场撼动联想、三星、华为、LG和HTC的壮举,根本也不是一个量级的故事。

至于说小米手环的“个人ID”属性是否会撬动新的需求,我的态度其实还挺乐观的。它不是用小米手环解锁小米手机那么简单,它真的可能集成支付、身份认证与线上线下消费——小米有这个能力也会这么做。如果小米手机的摄像头有一天集成了购物条形码扫描功能,我一点都不意外。

但问题在于——需要与MIUI连接的小米手环,还是要基于小米手机原有ID生态系统来建立,而如果这个生态系统在“个人ID”、身份认证和线上线下生态系统中没有唯一和不可替代的功能的话,人们一定需要它么?再说,哪个硬件产品的消费引爆真的是因为一两个功能的需求,而不是一种隐秘但真实存在的消费文化和消费心理驱动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觉得无论智能手环还是智能腕表,甚至其它的“可穿戴设备”,真正引爆流行的原因可能并非我们现在关心的这些具体细致的原因。而引爆它的玩家可能还是苹果,或者是来自传统奢侈品领域的玩家,这也是我为什么对小米手环会成为一款像小米手机一样流行的大众数码消费品持谨慎态度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