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独家专访引来网友骂声狂潮的“批评家”,称希望在四川度过晚年

“独立批评家”微博批评追踪

”,或许是最近被四川网友“问候”得最多的人名。这名微博实名认证为“独立批评家、自由撰稿人,曾任《当代艺术》杂志主编”的人物,因为在微博中形容“四川人好逸恶劳的习性堪称世界之最”,在短短几天内,被骂声推上了风口浪尖。

前日,在程美信离川前,成都商报记者以书面形式采访到了他。用了整整5个小时回答记者提出的16个问题。他说,自己对每一个问题进行了反复校对。

采访中,对“四川这个人口众多而地理偏僻的省份,人们好逸恶劳的习性堪称世界之最,故而落后与贫困就不足为奇”的微博,程美信承认确有“一棍子打死所有人”的褊狭,他对此感到惭愧和内疚,并已表示道歉。但他仍坚持决不向任何“迷”道歉。对于四川,他这次也不吝赞美之词,称“在四川这么好的地方度过晚年,一定是非常令人高兴的事”。以下是本次采访的部分内容(有删节)。

1

对四川的印象一直非常好

“我总结出‘安逸死’与‘劳累死’代表了四川的两极化现象”

成都商报记者(以下简称商报):您这次来川游览了哪些地方,目的是什么呢?

程美信(以下简称“程”):只是一次普通的出游。

商报:这是您第几次来川?您对四川的印象,主要来自哪些方面?其中是否也有一些美好的印象?

程:我已经到过四川十多次,最初我也只是一个走马观花的游客。随着我到四川的次数增多,对四川人的认知也有了变化,我总结出“安逸死”与“劳累死”代表了四川的两极化现象,那些在外“劳累死”的四川人根本不能代表所有四川人,四川各地林立的棋牌室、茶馆、麻将桌、坝坝茶便是部分四川人“安逸死”的最好见证。

商报:那这次的事件以后,您以后还会来四川吗?

程:这是毫无疑问的,假如我有晚年的话,我还打算到四川安度晚年呢,在四川这么好的地方度过晚年,一定是非常令人高兴的事。

商报:您在微博中谈到,看到大学生打麻将的情景,感触很深,也由此对麻将更为憎恶。

程:我注意到,打麻将在四川的大学生中是很平常的事。我不认为那些人打麻将是业余休闲行为,他们在牌桌上简直处于玩命状态。

令人吃惊的是,四川人将能整天打麻将看作一种优越感的表现,而这在很多其他地区的人看来是不可接受的。我为四川的大学生将打麻将打牌看作平常事而深感惋惜,可他们成长于这样的环境,自然而然就会有这样的行为习惯。

2

不主张强行禁止麻将 希望唤醒人们自律意识

“假如打打麻将是一种偶尔的娱乐休闲活动,那‘麻将风’就不可能成为困扰中国人,尤其四川人的疑难杂症……”

商报:您从来没有参与过打麻将、斗地主等棋牌活动吗?您的亲戚朋友呢?

程:我会打麻将,但打的次数寥寥无几。我老家是个“赌村”,无数家庭悲剧跟赌博成风有关。即便如此,人们仍普遍认为游手好闲和打牌赌博是一种“不做人”的行为。我想,每个中国人身边都有那么几个“不做人”的亲戚朋友……

商报:在您看来,“爱麻成瘾”与将其作为一种偶尔的休闲娱乐是否有区别?还是应该对此类活动都令行禁止、坚决反对?

程:假如打打麻将是一种偶尔的娱乐休闲活动,那“麻将风”就不可能成为困扰中国人,尤其四川人的疑难杂症……我不主张强行禁止麻将,而是希望能唤醒人们的自律意识,尽量去丰富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培养广泛的兴趣。

3

对我的言论表达反感完全是正当的

“我希望同胞们不仅要学会批评别人,还要能够包容别人的批评”

商报:不少人猜测,您有借此出名、炒作自己之嫌?

程:尽管我深知网络的厉害,但没有想到居然会发生在我这条微博上。说我想借此炒作是不恰当的,因为我从事的工作是非常边缘的领域,跟大众不是那么有关系。

我希望同胞们不仅要学会批评别人,还要能够包容别人的批评,观点对错与否并不重要,关键在于能否激发人们思考。

商报:网上骂声一片是否对您的生活带来了困扰?

程:那些网络上的骂声对我本人没有造成多少困扰。我担心的是因为我不慎的文字伤害了无辜而善良的人们,为此我深表歉意。对于网上的闲话,假如大家抱着娱乐娱乐的态度也就算了,如果他们坚持认为麻将之风和游手好闲是正确的,那便非常遗憾了。

商报:为何会在微博上又做出针对“部分四川人”的道歉?是因为受到了网络的压力么?

程:我的惭愧和内疚就是一种压力,因为我的措辞的确不够准确。当然,我不会为批评“麻将风”进行道歉,它是我作为个人的言论权利,任何人都有,大家不同意我的观点可以进行反驳。

我发的那条微博的确有“一棍子打死所有人”的褊狭,我对此已表示道歉并澄清事情的原委。四川人对诋毁四川人的“地域歧视”言论表达反感是完全正当的。

商报:在您看来,一个健康、积极的城市生活文化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程:其实,爱好、兴趣不够广泛,公共文化较为不发达……使许多人局限于成长的生活环境而形成那些不良的爱好,麻将上瘾就是一种环境产物。

商报:您的微博身份描述是“独立批评家”。你如何定义这一身份?能谈谈你在《当代艺术》的经历和目前的工作吗?

程:微博认证是从我的简历中挑选部分内容写上去的。事实上,当时我在主编的职位上做了几个月就辞职了,但我的确一直在从事艺术批评的工作。批评就代表着思想的创造力,这也就是我倡议同胞学会批评和包容批评的原因,中国社会进步离不开健康批评环境的营造。

商报:用一句话理性地表达您想对所有参与讨论的网友说的话么?

程:希望大家在开心或愤怒之余,还能心平气和地去面对麻将上瘾和麻辣成瘾的问题。

成都商报记者 王楠 张疏桐

微博网友接龙反驳

批评家回应川人“恶习说” 称不会对麻将迷道歉!网友们对其驳斥,有炒作因素

四川人的确好逸恶劳,也就在成都造几个歼10,在西昌发几颗卫星,在夹江玩玩核反应堆,在绵阳搞搞原子弹…甚至懒得连铜钱都不想带,所以在数百年前首先推广了纸币......

四川文化是挺贫瘠的,也就出几个杨雄、司马相如、陈寿、陈子昂、李白加三苏。

四川基础设施确实落后,你看看九寨、黄龙、峨嵋山、青城山,成都还在家门口远眺古人眼里的西岭雪山,实在无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