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们坐在一起,你却在!”近日,广州环市东路一家粤菜餐厅发起了“用餐不用手机挑战赛”,挑战成功就能获得蛋糕和菜券,不少网友慕名而至。今天的手机已经成为每个人身上的第二大脑,是灵魂和肉体的延伸,须臾不能割舍。发现手机不在身边,可能是一件比丢了自家钥匙还恐慌的事情。

玩手机,还是被手机玩?

可见一部手机已经不是无线电话这么简单。正如广告所形容的,“有了某某手机,上万个应用程序,你几乎可以做任何的事情。”



智 能手机已成为我们身心和外界对接的重要桥梁,微博和微信成了打通全世界的便捷通道,每个卑微的个人借此便可能获得无边际的想象力和交际力。这是移动互联网 下的一种个体的自我升华。让每个人的疑问都有了答案,让答案接近真话,让沟通成本降低,也更刺激全体陌生人不约而同地往某个目标靠近。无论是关乎 消费团购,还是对于公共事件的评价,人群自发形成的影响力,如同千千万万的蝼蚁在无意识中竟然聚沙成塔。小则在亚文化的圈子中掀起浪花,大的甚至可以干预 社会事件的走向。



既然个人权利和情志能通过智能手机获得如此多的自由和释放,那么想让 人们放下手机,断绝与世界的在线关系,当然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首先,这个模仿美国某个餐厅而发起的做法,正是要挑战人们落回地面、重做正常人的勇气。这 种正常,就是一种面对面、心到心的人际交流,一种不和外界无限发生串联,只和眼前人回到原初淳朴的状态。这就像往日许多人家里停电,所有电器停工,唯有守 着蜡烛吃饭的那种近乎禅定的状态。



只有拂去尘埃才能照见明心,也只有断开对世界无穷的 念想,才能重新发现自己真实的需求。当我们以为自己在,在掌握世界的时候,却没想到自己其实在被手机玩。每个人不过是手机程序中的一个活人角色,甚 至所有的联网行为都是在为隐形的商家汇报着个人的隐私。可是我们却往往乐于享受这种虚拟人生一般的游戏,甚至把这种当做高效科学的做法———就像宁愿花时间上网找餐馆,也不愿意问问身边的路人。

在 这场庞大的虚拟人生游戏中,越是弱小的个体,就越要频繁地寻求认可,越是有宣扬癖好的,就越会时刻关注全世界对自己的反应。只有那种既明白人之局限性,也 能耐得住寂寞,不被声色世界轻易动摇的,反而能凝聚身心能量。这些人别看他的手机破得只能打电话,其吃饭的消化吸收能力肯定会高人一筹,而更酷的是,他们 以无为的态度避开了信息垃圾带给人生的无穷负荷。